<progress id="95fjn"></progress>
    <strike id="95fjn"></strike><noframes id="95fjn">
      <span id="95fjn"><p id="95fjn"><ruby id="95fjn"></ruby></p></span>

        <dl id="95fjn"><p id="95fjn"><del id="95fjn"></del></p></dl>

        <nobr id="95fjn"><ruby id="95fjn"><ins id="95fjn"></ins></ruby></nobr>

          <mark id="95fjn"><noframes id="95fjn"><video id="95fjn"></video><big id="95fjn"></big><big id="95fjn"><pre id="95fjn"></pre></big>
          <thead id="95fjn"><video id="95fjn"></video></thead><form id="95fjn"><rp id="95fjn"></rp></form>
          當前位置:首頁 -> 傳統文化 -> 民歌文化:》ZG原生態民歌首次亮相

          ZG原生態民歌首次亮相


          中國原生態民歌首次亮相

          留住民族音樂文化的根脈

          ——CCTV西部頻道西部民歌電視大賽側記

          從大年初一到初七,央視西部頻道連續七天播出了“西部民歌電視大賽”的六場決賽和一場頒獎晚會,不僅讓觀眾欣賞到許多從沒有聽過的充滿個性的原生態民歌和西部歌手的絕活,還了解到我國豐富多彩的民族民間文化,給喜慶的節日文化生活增添了幾許亮色。

          此次西部民歌大賽共吸引了千余名選手報名參賽,通過選拔共有近百名選手參加了決賽。最終,評出了原生態民歌獨唱組、對唱組、彈唱及自拉自唱組、多聲部合唱組、民歌改編組等共7個組的金、銀、銅獎和信天游、長調和舞臺風采等單項獎。

          一次原生態民歌大展示

          “原生性”為此次大賽的根本特征,所有的參賽曲目均以原生性民歌為主、衍生性民歌為輔,以古樸的風格向觀眾呈現各式各樣源于鄉土的鮮活藝術形態。擔任大賽評委工作的民族音樂家樊祖蔭說,中國民間原生音樂的形態是非常豐富的,但長期以來缺乏集中的宣傳。一些國外音樂評論家曾說中國音樂是單聲部的,在中國沒有和聲的概念。但我們發現了侗族大歌,后來又發現了壯族大歌等等。到目前為止,共發現有29個民族有多聲部的合唱,形態各異。其實,許許多多民間音樂形態一直在民間存在著,這次比賽就展示了好多個民族的多聲部合唱。作曲家徐沛東,歌唱家郭頌、李雙江等指出,深具地域性、平民性、豐富性的原生態民間歌曲,是我們民族音樂文化的“初乳”,是“根”是“魂”,在時下日益崇尚回歸自然、重新認同本體文化傳統的潮流中,必將再次激發人們的共鳴。李雙江還認為,長期以來,人們一直以為用西洋的發聲方法來演唱中國的傳統民歌就是民族唱法。事實上,這只是民族唱法的一種,而中國民族聲樂的形式可以說是成千上萬。這次大賽重要的是強調歌曲和演唱方法的原生性、多樣性,并將其真實地展現在舞臺上,進而讓它們在更廣的范圍內流傳開來。

          一次46個民族民歌大采風

          參加這次大賽的民歌種類包括信天游、爬山調、廣西的過山腔、山西的開花調、西北的花兒、黃河流域的漫瀚調、內蒙古草原的長調、藏族的山歌等。擔任此次大賽總導演的李罡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大賽堪稱一次民歌大采風。中國有56個民族,而這次就有來自46個民族的1300多名選手參加初賽。通過這次大賽,我們首次發現了三四個歌種,有十幾個歌種是在媒體上第一次露面,比如“苗族大歌”、“苗族對歌”等等。但同時發現,其中有的小歌種已面臨消亡,像這次從四川貧困地區黑水縣請來的四位年過六十的唱藏族和聲的歌手,傳承了很正宗的古藏族文化,但卻后繼無人。另外,如羌族的多聲部,現在只有6個人會唱。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白庚勝說,西部民歌大賽史無前例,所以它難度很大,但正因為難度大,它顯得特別有意義。大賽對于挖掘、搶救、弘揚祖國豐富的民族民間文化遺產具有歷史性的意義。擔任評委工作的專家們說,西部民歌大賽能夠弘揚我們民族的傳統音樂文化。舉辦這樣的比賽,既能讓觀眾看到一臺好節目,也能達到展示我們民族、民間優秀音樂傳統的目的。

          國家民委藝術處處長任烏金認為,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中,歐美文化對我們傳統文化的沖擊太大了,這次大賽實際上是在自覺地肩負搶救保護我們民族民間傳統文化這樣一個重任,這是一個歷史的重任。

          一次走出村寨大進京

          此次大賽的選手來自西藏、新疆、內蒙古、云南、貴州、四川等西部地區,他們很多人是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火車,第一次上北京。

          來自四川阿壩黑水的孔塔、銀宗澤郎,穿一身牛皮做成的厚厚鎧甲,腳蹬厚實笨重的征戰皮靴,腰間佩帶著寶劍,頭上還戴著高高的插著小紅旗的頭盔。這些歌手都是古代藏族戍邊武士的后代,他們至今仍然保留著穿古代武士的鎧甲、跳鍋莊舞,唱武士歌的傳統。

          來自延安的張華只有12歲,是此次大賽最小的信天游歌手。擔任本屆大賽評委會名譽主席的郭蘭英,聽小家伙唱得好,又是從延安來,喜歡得不得了,一心想收下這個徒弟。最年長的歌手柴根來自陜西府谷,今年已82歲高齡。老柴根就是愛唱,見啥唱啥,而且現編現唱,什么都可以成為他歌唱的內容。

          來自內蒙古的13歲小歌手王惠萍,家鄉還沒有通電,長這么大甭說坐火車了,連見都沒見過火車。但小姑娘漫瀚調唱得就是好,在家鄉打擂勝出,終于有機會坐上當地很多大人也沒坐過的火車進京,興奮得一夜沒睡覺。來自云南麗江傈僳族的七位農民歌手,也是第一次走出山寨,路上奔波了整整6天,她們卻一點也沒覺得累。她們說,走出山寨對我們來說這輩子也許只有一次,但寄托了全寨子人的希望。(中國藝術報 藝寧)

          原汁原味鄉土風 古樸渾厚西部情

           ——記西部民歌電視大賽點滴

          “CCTV西部民歌電視大賽”正在此間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從正月初一到初七,央視西部頻道將連續七天播出全國少數民族民歌大賽實況,六場擂臺賽和一場頒獎晚會。記者從比賽現場看到的歌手們的服飾、聽到他們的歌聲,一幕幕都讓人記憶深刻。

          比格薩爾王還古老的勇士歌和最昂貴的服飾——氆氌

          現在,舞臺上歌手的服飾可謂千奇百怪,但穿著古代武士服的歌手,只有西部歌手大賽上才能見到。

          來自四川阿壩黑水的孔塔、銀宗澤郎,穿一身牛皮做成的厚厚鎧甲,腳蹬厚實笨重的征戰皮靴,腰間佩帶著寶劍,頭上還戴著高高的插著小紅旗的頭盔。這些歌手都是古代藏族戍邊武士的后代,他們至今仍然保留著穿古代武士的鎧甲,跳郭莊舞,唱武士歌的傳統。據說這武士歌比格薩爾王還要早,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

          與兩位武士同唱的合加梅和吉讓梅,這兩位老姐妹穿的氆氌裙更不簡單,那是她們家族世代傳下來的。據說最老的氆氌,已經傳了七、八代。衣服上面鑲嵌著比黃金還貴重的各色的珊瑚石,價值也從幾萬元到幾百萬元不止。吉讓梅的氆氌就鑲嵌了二十多塊珊瑚。

          四位歌手歲數相加已有二百四十多歲,但一張開喉嚨,那來自高原的空渺歌聲,好象能穿透北京工人體育館的屋頂?上КF在當地的年輕人大多鐘情流行音樂,會唱的已經不多了,武士歌面臨失傳的危險。

          挑戰帕瓦羅蒂的民歌王

          陜北的“信天游”,藏族的“拉伊”,青海的“花兒”等,甩出的高腔、持續的長度,都遠遠超過了世界歌王帕瓦羅蒂,唱到high D、high E、highG這樣的高度。唱彝族高腔的施萬恒,唱蒙古族漫瀚調的齊富林和來自寧夏的信天游歌王王柯德,他們甚至都能比帕瓦羅蒂整整高出一個八度。

          這些民間歌王很隨便就能唱出這樣的高度,而他們的嗓子好象是與生俱來的,發聲的方法都很奇特。為什么能唱得那么高?他們自己也說不清,只知道那是祖輩傳下來的。

          “呼麥”三聲部,同時唱給天、地、神

          世界音樂界有一種言論,認為中國音樂好是好,但缺少合聲。但在大賽中專家們驚喜地發現,來參賽的歌手中,有二十多個少數民族的無伴奏演唱都有合聲,四聲部是小菜一碟,有的可達八聲部。

          最為奇特的是來自內蒙古大草原的男女兩組呼麥歌手,他們的呼麥唱法,起源于宗教,已有近兩千年歷史。一位歌手一張嘴,同時發出高、中、低三種聲音,分別表示對天、地、神的尊敬。這種獨特古老的演唱方式,曾盛行于蒙古大汗的宮庭,后來才逐漸傳入民間。

          三位信天游歌王,各有各的故事

          來自陜西延安張華,只有十二歲,是此次大賽最小的信天游歌手。不僅歌唱得好,人也十分機靈。擔任本屆大賽名譽主席的郭蘭英,聽小家伙唱得好,一心想收下這個徒弟。但大家說,這徒弟也太小了,干脆認個奶奶。于是一老一少就這樣結下了緣。

          最老的歌手大名柴根,來自陜西府谷,今年已八十二歲高齡。家里四世同堂,兒子六十多歲,重孫都十幾歲了。老柴根不僅愛唱,而且現編現唱,什么都可以成為他唱歌的內容,整整唱了一輩子?傻搅穗娨暸_,一下子面對這么多臺攝象機,老人有點不知所措了,他看到頭上吊著一臺攝像機,于是就盯著那個鏡頭唱,那份認真專注的勁頭,十分讓人感動。

          還有一位信天游歌王石占明,來自山西左權,是個羊倌。每天放著幾百頭羊,藍天、綠草就是他的大舞臺。十里八鄉,哪有信天游賽歌會,他就趕著羊群追到哪里。到外省、外縣去參賽,不能趕著羊兒去了,沒有盤纏怎么辦?石占明就賣上兩只羊,拿錢上路一點不遲疑。比賽回來,石占明照樣接著放他的羊。

          原汁原味的西部鄉土風情

          “清逸·佳雪杯CCTV西部民歌電視大賽”,是第一次有組織的全中國范圍的大型電視民歌賽事。大賽按照全新分組方法,對原生民歌和改編民歌進行分類,通過獨唱、對唱(重唱)、組唱、多聲部合唱、彈唱等民間演唱形式,以信天游、花兒、長調、山歌、小調、特種民歌、改編民歌七個組別進行比賽。

          大多數節目都是各地逐鄉、逐鎮、逐旗、逐盟大擺擂臺賽勝出的冠軍。參賽歌手主要來源于民間,歌曲及演唱方式都具有濃厚的民族民間傳統風格!霸浴睘榇舜未筚惖母咎卣,所有的參賽曲目均以原生性民歌為主、衍生性民歌為輔,以古樸的風格向觀眾呈現各式各樣源于鄉土的鮮活藝術形態。(中新社記者應妮)

          西部民歌大賽的“汁味”“魅力12”的魅力

          長調與呼麥

          扎格達蘇榮的漢語不那么流利,語速也極為緩慢,滯重。

          他正坐演出的車趕著去演出,那部拉著扎格達蘇榮的越野車行駛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的原野上,初春的時候,那里還是一片荒野。扎格達蘇榮說:“看不到你們想的那種草原!

          CCTV-12頻道綜藝節目導演、“西部歌手大賽”總導演李罡描述他聽到原生的蒙古長調的感覺:“聽了扎格達蘇榮的演唱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長調。漂亮死了,那種細碎的連接的樂音就像絲絨一樣,絨絨的出來之后特別的軟綿、瑰麗,行云流水一樣。我當時都傻了。

          “我一直都知道扎格達蘇榮這個名字,他也到北京來過,但是到北京來都是唱合唱,比如我們拍《牧歌》的時候,請內蒙古合唱團來,當時扎格達蘇榮在里面只是扮演合唱演員這么一個角色。我特別后悔,歌王到我身邊來,我愣沒讓他唱正兒八經的歌。他現在是內蒙古廣播合唱團的獨唱演員,唱一種叫‘潮爾’的蒙古宮廷音樂,過去是成吉思汗才能聽到的音樂,它有很多的技巧,很多聲部,非常悠揚的長調,后邊有很多聲部的襯托,很高貴很神秘,祭天祭地的時候唱的,烘托一種莊嚴。

          “長調以前都是由一些民歌手來唱的。我就說,那些歌手配唱長調嗎?你聽完扎格達蘇榮唱的長調,你再聽胡松華模仿的長調,或者吳雁澤唱的《牧歌》前頭那個引子,那根本沒法比!

          “我們那兒每個人都會唱這種長調。只是很多牧人因為抽煙喝酒嗓音好壞不一樣!痹襁_蘇榮說長調是草原上生活的人用生命發出來的聲音。他5歲半開始放羊羔,7歲開始放羊,以后放牛,放馬,放駱駝,30歲以前他一直就在草原上。11歲時扎格達蘇榮開始跟著桑巴老人學唱蒙古長調!伴L調這東西在蒙古草原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甚至幾千年的歷史。草原是學長調最好的地方!

          扎格達蘇榮唱了快40年了,他現在是江格爾蒙古宮廷音樂團的歌手。蒙古族宮廷音樂由蒙古族民間音樂演變而成,真正形成是在元朝建立以后。主要樂器由胡琴、雅托克、火不思、胡笳、馬頭琴等蒙古族特有的古老弦樂和彈撥樂組成,聲樂就以蒙古族長調為特色。

          “唱蒙古長調是一種血統。我母親也是我的老師,她是一個很好的長調歌手,母親在手里的活計停下來的時候就唱那種原始的蒙古長調。在內蒙古,結婚娶親的時候,人去世的時候,朋友聚會的時候,都能聽到長調。就這樣一輩一輩往下傳!

          2004年1月11日-13日,“CCTV西部民歌大賽”決賽在北京舉行,扎格達蘇榮拿到了金獎。

          西部歌手大賽上還有一種更神奇的草原音樂——呼麥。一個人同時唱兩個音,低能低到低音C。有的歌手一張嘴,能夠同時發出高、中、低三種聲音。

          呼麥唱法起源于宗教,呼麥三聲部同時唱給天、地、神,這種古老的演唱方式,從前盛行于蒙古大汗的宮廷,后來才逐漸傳入民間,多年前這門絕活兒被去世的老藝人帶走。中國從1990年代開始重新挖掘,將蒙古國為數不多的老呼麥歌手請進來,口傳心授,終于又把老祖宗的絕活兒找回來。據說呼麥的歷史已經有八百年,但是八百年里面一直都沒有女性來唱呼麥,蘇伊拉賽汗是中國第一代的女性呼麥手。在本次大賽中,有男女兩組三人呼麥參賽,胡格吉勒圖和男子三人呼麥演唱組獲得了銀獎。

          騰格爾在西部歌手大賽中擔任評委,這個來自草原有著蒙古族血統和氣質的音樂人很驕傲地評價著他的鄉親:“三個女的唱呼麥,那是非常難的。自古以來都是男的唱的。呼麥一聽就是草原上那種開闊的感覺,就是草原上的風吹到臉上的感覺!

          奇附林也是一個令人叫絕的歌手。他來自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有人把唱漫瀚調的奇附林說成是高音D之王。這個人連譜都不認,到了北京編導說你這個漫瀚調跟大樂隊和一下吧,不能民族唱法都清唱。編導讓中國民族樂團給漫瀚調配樂,把奇附林拉到民族大學,然后他在那兒唱,編導就讓指揮給測,看他的最高音是什么音,琵琶手拿著琵琶就給測,測出來是HighA,在場的學生就炸了:實在是不可思議。

          “但是老頭自己根本都不知道。我們說你唱到HighA了,他說High是怎么回事?我們說你認不認識帕瓦羅蒂呀?他說不認識。他比帕瓦羅蒂高六度,其實高一個八度也沒問題,因為當時沒有設計那么高!崩铑附榻B說,“這樣的民間唱家有的是,他們的嗓子也唱不倒。當時編導坐到一起議論這事,奇附林就指著65歲的希禮生,說這老先生唱得比我還高。

          “西部民歌大賽舉辦的時候,每天八個小時的比賽,沒有一個評委屁股離開座位的。那個生茂主動說能不能讓我多坐幾場,我不當評委我當觀眾看。呂遠也是。三寶說,我來晚了,要知道是這樣的一個比賽,我什么都能放下,我應該到這來坐著。雷蕾也是一樣,她說我真的是被那些質樸的聲音所吸引,我覺得特別慚愧,我父親那個時候音樂家都下到民間去,現在我們作曲家就坐在城市的高樓里聽幾盤盒帶就作曲了。王詩光,就是那個寫《你從雪山走來》的,全國音協副主席,我們這次大賽的評委會主席,整整六天屁股沒離開座位,最后一天記者采訪的時候他說我沒聽夠。他說我們要是把它丟了,就對不起我們的祖宗!

          像河一樣流

          “魅力12”的主持人董卿已經做了兩年的“魅力12”,在錄制這次大賽的時候“還是覺得很意外”:“很多民歌形式我都是第一次看到和聽到,比如羌族的多聲部合唱,傈僳族、水族、苗族的大歌。羌族的多聲部組合讓人非常驚訝,它的原生態讓你非常驚奇。以前認為所謂的民歌就是彭麗媛、宋祖英老師的那種歌。以前我做過兩年‘魅力12’,覺得自己對民歌也還有一知半解,但這次大獎賽讓我又變成一無所知了!

          以一首名歌名曲為線索,追尋它的源頭一直是“魅力12”的魅力所在!镑攘12”的每一個選題都要具備幾個要素:有沒有源頭、能不能折射文化、有沒有版本的流傳。

          為了尋找《五哥放羊》,“魅力12”的編導從山西走到陜西,再走到內蒙。因為《五哥放羊》從山西發端,到陜西,又有很多變化。后來走西口的人又把《五哥放羊》帶到了內蒙古,包頭,呼河!昂芷胀ǖ囊皇赘枨,只要它流到哪兒了我們就得走到哪兒!崩铑刚f。

          一個叫丁喜財的是把《五哥放羊》傳出來的人。幾年前在上海搞的一個文藝活動,丁喜財在上邊就唱了一首《五哥放羊》,“把很多人都給‘鎮’了。上海音樂學院就把丁喜財請到上海音樂學院做教授!攘12’做《五哥放羊》的時候,把上海音樂學院的另一個教授請到現場來,他特別感慨,他說中國人所有的《五哥放羊》,都是從丁喜財那學過來的。

          李罡曾經聽到過蒙語的《黃河船夫曲》,聽到的時候腦袋“倏”的一下子,“原來這個《黃河船夫曲》還會變,到了內蒙,到了包頭,它就是另外一個味道,民歌就像種子一樣,它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生長!薄饵S河船夫曲》是張魯和劉熾兩位老藝術家在陜西佳縣發現的,當年在延安他們是紅小鬼,他們去采風,從延安徒步到佳縣走了七天七夜,到了佳縣遇到一個叫李思命的老人,當地是最有名的歌王。他們說你給我們唱歌吧,老人就唱“你曉得天下黃河幾十幾道彎”,兩個人當時特別驚訝。1953年,張魯和劉熾編輯《陜甘寧民歌選》,就把這首歌拿出來了,當時就是寫“李思命自創”,實際上李思命只是一個傳歌人。

          1953年,中央民族樂團從延安請來一個叫李智文的歌王。中央歌舞團把李智文請去做專業的歌唱演員。后來他師傅病了———民歌手都是師傅帶徒弟,他就回了陜北再也沒有回來。李智文是把《黃河船夫曲》真正給傳出來的人。李智文后來成了滕文驥《黃河謠》的音樂總監,他滿肚子都是民歌。滕文驥為了感謝他就讓他出了一次鏡,牽著一頭騾子從鏡頭前走過。電影里的《黃河船夫曲》就是他唱的。

          做《黃河船夫曲》的時候,“魅力12”編導們到佳縣,他們想看看當地還有沒有人會唱這首歌,因為很可能已經失傳了。結果到那里之后才發現從老人到孩子都會唱,而且一個字都不差一個音都不差。

          “在做‘魅力12’之后,我們對民歌的理解有了質的飛躍。通過一首《阿細跳月》,我們了解到彝族的一個支系。通過一首《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我們了解了撒尼人,他們生活在阿詩瑪的故鄉。我們通過一首歌,就可以了解一個民族的歷史,一個部落的歷史!

          “以前我們沒有原生民歌的概念。不知道還有那么多唱法。我們以為民歌就是在大學里學過一些西洋唱法的人畢業以后去表現某些帶有民族特點,特別是北方民族特點的歌曲,以為這樣的唱法就是民族唱法。長期以來我們以為民歌就是張也、彭麗媛、宋祖英,就是《走進新時代》、《長城長》。其實民歌就是在民間的、原生地的,用本民族的語言,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和視聽技術包裝的歌聲。這樣唱出來的民歌是那樣的鮮活,有時候我們聽到就會落淚!

          李罡說:“比如,苗族的八個人,四男四女,天然的多聲部,還有哈尼族的八聲部,八個人一張嘴誰跟誰都不一樣,還有仫佬族,永遠都是兩個人唱。我問他們你們為什么不一個人唱啊,他們說一個人怎么唱啊,他們一張嘴就是兩個聲部。原來我們到哈尼找八聲部以為這個已經失傳了,因為我們得到的哈尼八聲部是一個1983年的錄像,一幫農民,種菜的,40歲,50歲,還有60歲的,我就以為這是國寶了,再也找不著了,結果他們從菜地里找來八九個騎摩托車送菜的小姑娘,全是農民的孩子,一張嘴就是八聲部!

          83歲的“歌王”

          民間每年都有民歌擂臺,打擂成了民間歌手們交流和競技的形式。

          內蒙古準格爾旗的王惠萍是在阿拉罕盟打擂打出“歌王”稱號的。王惠萍是一個孤兒,通過打擂被當地的文化館發現,她被送到藝校專門培養歌藝。青;〞彩且环N打擂的形式,打擂年年有,必須打擂打出一個歌王來才能結束。從廣西來的歌手都是戴著孔雀毛裝飾的“王”的帽子來的。

          “魅力12”在2002年5月18日開播以后就聚集起一批民間歌王。

          83歲的柴根是陜西府谷的歌王,老人是趕牲靈的,最后一代腳夫。

          柴根一輩子就是牽著騾子給人拉貨,從山西到陜西到內蒙,沿著河套就這么走,一路走一路唱。柴根家里四世同堂,兒子60多歲,重孫都十幾歲了。老柴根就是愛唱,見啥唱啥,而且現編現唱,唱了一輩子。柴根是陜西《搖三擺》的開創者。十幾歲的時候,柴根一個人趕著毛驢去內蒙古趕集,路上累了就唱兩嗓子。到了內蒙古他看到那里的女孩子很漂亮,特別是女孩子們走起路來一搖三擺的樣子讓他很動心,于是就哼唱出了這首流傳至今的《搖三擺》,那是男女青年表達愛慕之心的民歌之一。

          后來,柴根又創作了有自己風格的《對花兒》、《偷南瓜》、《四大對》等等。30年前有東方歌舞團的創作人員采訪過柴根,還錄了音,他清楚地記得,他給那些人唱了兩天一夜。近幾年來自四面八方采風的人逐漸多了起來,經常有人來訪問柴根,這種訪問也能夠給他帶來收入。柴根對記者說他一年可掙到3000多塊錢。 (南方周末 記者夏榆 見習記者石巖)

          點擊搜索與:中國原生態民歌首次亮相相關的內容

            相關內容

            熱門內容

            人妻少妇看A偷人无码精品
              <progress id="95fjn"></progress>
              <strike id="95fjn"></strike><noframes id="95fjn">
                <span id="95fjn"><p id="95fjn"><ruby id="95fjn"></ruby></p></span>

                  <dl id="95fjn"><p id="95fjn"><del id="95fjn"></del></p></dl>

                  <nobr id="95fjn"><ruby id="95fjn"><ins id="95fjn"></ins></ruby></nobr>

                    <mark id="95fjn"><noframes id="95fjn"><video id="95fjn"></video><big id="95fjn"></big><big id="95fjn"><pre id="95fjn"></pre></big>
                    <thead id="95fjn"><video id="95fjn"></video></thead><form id="95fjn"><rp id="95fjn"></rp></form>